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发帖

恶行遭不满 公道在人心(转载)

举报人:李顺清、梁海燕、李瑞峰、刘志强(聋哑人)、田飞亮、段晓燕、郑永旺、李树鹏、李成孝、张平山、许有林、王志文、沙俊娥、高占忠、高占岐、王亮、白万明;定边县学庄乡刘庄村34人、定边县石油公司150人、定边县建筑公司170人,定边县饲料公司110人、定边县堆子梁镇营盘梁乡38人、定边县李园子村260人、榆林市榆阳镇王家楼村182人共计九百余人实名举报被举报人贪污腐败,滥用职权,坑害老百姓,不作为。以下是举报事件。
  
  一、李瑞峰举报犯罪人李正(曹宝)在2013年和相关领导互相勾结,伪造土地证,强行抢占其合法土地和房产证,强行拆除其五间房屋,虽然犯罪人己被逮捕,但办案人员至今也未能将背后保护挖出来,致使其土地尚未被归还。
  
  二、定边县原统战部部长马保珍,滥用职权用党章私自作废人民土地,改为其私用商业宅基地,并在县委大院公开辱骂上访人甚至采取所谓的“合法手段”威胁上访人梁海燕致使其身心受损严重。
  
  三、定边县学庄乡刘庄村民举报杨进山、郭暑光、管锦江犯贪污罪。定边县学庄乡刘庄村民共34人强烈请求上级机关给予调查处理。
  
  四、马生强、朱国栋、马久荣、左延祥、付保彤、薜俊聪、刘景平、王选、张翠芳、屈志忠举报方长青借企业改制之名,中饱私囊,不惜贱卖定边县石油公司资产。为了自己的利益,串通买方,评估作假,让利承包,偷签秘密协议,偷卖石油化工厂……公司一百多名职工强烈恳求上级机关派专人来调查处理。
  
  五、陕西省榆林市定边县白泥井镇兔蒿茆村五组村民李成孝,李成江兄弟二人举报白泥井镇兔蒿茆村支书姜士会和前任村长王成武,勾结黑恶势力,将兄弟二人承包地加住房和集体耕地荒地600余亩土地,倒卖贩卖给定边县扶贫办党委书记郑剑飞,套取国家项目款后又倒卖贩卖给本办公室主任苏云和在职人员十多人。姜士慧,郑剑飞,苏云,孙德玉等人利用手中职权,倒卖精准扶贫楼房及关系户富人住楼房,胡作为不作为乱作为,使的兄弟两家人无家可归。
  
  六、陕西省榆林市定边县建筑公司全体职工举报定边县建筑公司成立于1979年10月,系定边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下属单位公司,共有229名职工(其中己故59名),由于公司尚学山等5人以权谋私,肆意侵吞公司财产,将公司土地转卖,加上原法人代表于2009年去世,致使公司处于瘫痪状态,城乡建设局派延锦瑞下来调查,谁知延锦瑞不但没调查,还和尚学山等人相互勾结,将土地卖给兴北公司,致使多年上访得不到认何结果。
  
  七、高占忠、高占岐举报李炳瑞,张明山,孙向东,杨挺,刘万华,高生义,高生岐结党营私谋取私利,是人民群众利益受到严重损害。
  
  八、李华峰,李永明,李开清,李顺清举报郭世来,李爱清,姚同镇,郭世清,李正,(李正已被公安机关定性为黑恶势力在监)。多年来互相勾结,结团成伙,侵吞大量公产,损害村民巨大利益。郭世来及其团伙,深知城中村过地之价值,在土地事务中,历来采用部分土地故意不登记,不向村民下发土地证,里通外结,坚守自盗,强取豪夺,其团伙人罪恶深重。李园子全体村民,恳求上级机关派专人调查处理。
  
  九、段晓艳举报马龙祥,王海峰,彭小虎。2013年7月14号晚上10时25分,其丈夫罗鹏贵被一辆越野车撞死,肇事司机驾车逃逸,定边县交警队对事故现场进行勘查时,既未在事故现场拉警戒线,也没有放置任何警示标志,就在这种情况下我丈夫惨死在一辆车牌号400越野车下。恳求定边县交警大队查清死因,但从2013年到现在距离己有6、7年了,交警大队仍未解决。
  
  十、王志文,家住陕西省榆林市定边县白湾子镇王畔子村8组19号。实名举报定边县国土资源局霸王征用农民基本农田,多占少征,多年反映问题,各级政府推诿撤皮层层造假!欺上瞒下不作为,乱作为,县政府指示县治安大队打压非法拘禁其23天,至今无结果!
  
  十一、代表人张平山,陕西省榆林市定边县西园子村第五组村民。因县政府部门定计劳在(1981年11月24日《120号文件》)中有关举报人父亲张金录临时工转为固定工被以弄虚作假,冒名顶替(有材料证明事实),新官不理账至今37年得不到解决。政府部分官员因我们为父亲维权长期上访不想让我们在此地生存为目的,他们在暗地操作,勾结村组和村霸强行征用我们的承包土地两次,至今得不到征用土地的补偿费(有证据材料证明事实)。还有剩余的25.1亩被村组和村霸抢占违法建房27间,一部分转手又卖给了孤儿院,经仲裁和执行裁定与判决书至今得不到落实解决。举报人3户12人的住宅成了危房申请人民政府有关部门,他们都拒绝了说在红线内,但是他们勾结开发商征用了我们3户12的宅基地12.5亩后开发了现如今的新华苑小区,我们3户三户12人没有不良行为,为什么至今得不到分文的农业补贴和惠农政策?
  
  十二、2012年我村村长韩恒茂违背国家土地承建改良的耕地,利用手中权利,将3千多亩承包耕地一部分划分给根本没有土壤改良的三队村民耕种,剩余的承包给了三队万宝至今耕种。2015年韩恒茂以整合土地的名义,整合了一队、八队2千多亩承包耕地,六队共计被整合了承包耕地8千亩。2016年韩恒茂给二队、六队归还了2千余亩,他目无国法,将整合一队、八队2千多亩,五队、九队2500亩分给了没整合的村民耕种至今。韩恒茂在换届选举时,为了给自己拉选票,给村民贿赂物品,如果票数仍未过半,他就伪造选举委托书。综上所述,无一为民所想。
  
  十三、刘志强(聋哑人),系陕西省定边县杨井镇秦湾村六组23号村民l、请求各位领导查清举报人未得到精准扶贫各项待遇内幕。2、请求各位领导追究涉嫌有关工作人员武振富、潘志忠、徐顺利、陈登科、贺国玉的法律责任。3、请求对我镇镇长武正富的不作为进行彻查。
  
  十四、李顺清,举报系定边县李园子村举报郭世来、李秉千、姚同镇、城关镇镇长张国智、信访局长张静。强行抢占其承包地、宅基地、水地、林地共计166亩,毁青苗120多亩,抢占太中银铁路28.5亩,毁林挖的卖土共计50多亩,毁林4000多株,毁了三口水井,共合计人民币3045000元,被郭世来、李秉千等人私自独吞。多年来上访得不到认何解决。
  
  十五、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关于黑社会势力,上下一根绳,村官买通镇官,镇官买通县官,县官买通市委书记胡志强,糊弄群众走形式主义,我们从区,省,中央批复未得到结果,当着榆林市国土资源局和原来市委书记胡志强充当保护伞下,横行霸道,一手遮天,请有关领导为民作主,还老百姓个公道。
  
  十六、国企改制违法操作,硕鼠藏奸,独吞公司,定边县饲料公司全体职工举报齐国政,公司两度改制,剧痛铲除怪胎,一个胎死腹中,一个短命夭折,败家子弟作孽,手段无耻下流,断送企业命运,资产流入鼠口,上违国家命运,下害黎民家庭,天理法纪难容,唾指千古罪人。
  
  十七、陕西省榆林市定边县堆子梁镇白土岗子村村民举报定边县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局长管军。2007年太中银铁路途径白土岗子村路段(红线占地)(取土方垫路基)。红线占地长4400多米,赔偿款840多万元,政府实付白土岗子村3530260元。铁路征用村民耕地取土方垫路基补偿款,专项教育等各项补偿款5091320元。这些款项,村民均未得到实际赔偿金额,被我村原任村党支部书记边虎成贪污350多万元。
  
  十八、李树鹏住定边县堆子梁镇王滩子村三组29号。举报时任陕西省定边县堆子梁镇王滩组村委会主任曹世同无视党纪国法,滥用职权,大肆侵吞村集体资金和国家下拨的各项扶贫款,肆意欺压无辜百姓。多年来,举报人多次向所在地有关部门举报此恶劣行径,但至今未得到解决。相关部门互相推诿,交叉扯皮,压案不查。无奈,恳请上级机关派专案人员来我县调查处理,并要求归还我们农民的土地,给我们百姓造成的经济损失出作相应赔偿。

十九、许有林举报定边县杨井镇贺崾先村油房洼自然村村干部于2013年至2015年我村石油开发时,村干部大肆进行贪污,多次在赔偿款领取明细表上做手脚,冒名顶替领走村民应得的赔偿款。并有乡镇政府领导镇长武振福、纪检干部李炳瑞、贺志信包庇我村小组长拓效忠、拓孝富、高福茂等人在石油开发中贪污赔偿款约100万元。
  
  二十、定边县老养路工:李保才、李文广、赵江、亢明孝、郭存奇、何保堂、郑永旺举报定边县地道站原站长刘万孝。2000年以来被举报人刘万孝滥用职权非法转入国家职工,从外县榆林横山等其他地区转入多名来路不明职工:刘伟(刘万孝之子)、贾涛、郭旭、王云、李成霞、艾艳琴、张明贵、赵媛、乔花、王晓丽、雒润平等人。刘万孝一手操作安排工作的还有交通局、地道站子女《见定地路字(2008)21号》,现被查。榆林市人民政府专项问题会议纪要2008第40次内容不符合对待事业单位人员,原本我们平均月工资为831元,而我们每月只有40余元,相差甚远,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禁锢,错案中的冤案,必须废除!榆林市地道处隐瞒哄骗、推卸责任,不敢承担编制责任,没有责任担当!《榆林地区地方公路养路员档案表》表内有地区公路处审核栏内的同意列编,为此我们要求将我们还原为正式工。
  
  二十一、田飞亮是陕西省榆林市定边县堆子梁镇营盘梁村村民。村长韩恒茂利用手中的权利将其40多亩已种上了玉米的农田划分给了别的村民,使别的村民在2017年5月14日利用大型四轮车将其长了多高的玉米青苗全部毁掉(有毁苗相片为证)。像韩恒茂、刘丙这样的村霸,欺压村民,顶风作浪,应以严惩。经过多年的上访,地方政府为什么一次都不管?
  
  二十二、定边是堆子梁营盘梁霸在乡党委张书记的保护下弄虚作假欺上瞒下捏造事实橫行霸道,对不同意见的村民打击报复,我们几年来多次向上级领导反映都得不到回应,在这个地方以经成为针刺不进,水泼不出去的地方,扫黑除恶反腐败形同虛设,只是一句口号而已,践踏党中央的政策和国家法律,对党中央政策和法律熟视无睹。我们几年来多次向上级领导反映,如同泥牛入海无消息。恳求上级机关派人来我乡调查处理。

TOP

返回列表